• >
主页 > www.077006.com >
www.077006.com
不是非要吃鲸 日本时隔31年重启商业捕鲸另有所图
发布日期:2019-08-14 02:02   来源:未知   阅读:

  捷克CZ97手枪。实际是著名的CZ75B的.45ACP弹药版(CZ75基本型使用9毫米弹药)。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4年1月21日,日本太地“海豚湾”,日本渔民围捕入网的海豚。

  2019年5月29日获悉,全国人大代表、五征集团董事长姜卫东在2019年人代会期间提出的《关于破除载货汽车进城吨位限值壁垒为社会...

  由此可见,消防通道被堵塞,浪费的6分多钟救援时间,足以让小火变成大火,严重威胁大家的生命财产安全。

  2009年,一部展现日本太地町捕杀海豚场面的纪实影片《海豚湾》,将日本捕猎海豚的血腥展现在世人面前。在日本渔业人员手中,无数海豚惨遭杀害,血染海湾。

  自1988年以来,日本时隔31年重启商业捕鲸。7月1日,捕鲸船队从多座港口出发,当天捕杀至少两头鲸。首批鲸肉4日拍卖,招致反捕鲸国家和环境保护团体批评,甚至有人表示日本又要制造一个“海豚湾”?

  既已禁止多年,日本为何要取下“封印”,www.768999.com,重操旧业?在专家看来,日本重启商业捕鲸背后包含多重考量:经济与政治利益、文化因素乃至国家战略。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政府去年12月26日正式宣布退出管理鲸类资源的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共同社报道,这是日本自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退出的第一个主要国际组织。

  国际捕鲸委员会依据1946年12月2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签署的《国际捕鲸公约》设立,秘书处设在英国剑桥市,现有89个成员。委员会主要职责是调查鲸的数量,制定捕捞和保护太平洋鲸群的措施,对捕鲸业施加严格国际监督。鉴于人类滥捕导致部分鲸鱼种群濒临灭绝,国际捕鲸委员会1982年暂时中止商业捕鲸,1986年正式通过《全球禁止捕鲸公约》,严格禁止商业捕鲸。

  日本1951年加入国际捕鲸委员会,1988年停止商业捕鲸。然而,从1987年起,日方利用公约漏洞,以“科学研究”为名持续在南极和西北太平洋等海域捕鲸。反捕鲸人士指认日本打着“科研”幌子,每年在鲸类保护区捕鲸数以百计,用于出售鲸鱼肉等商业目的。

  2010年,澳大利亚一纸诉状将日本告上国际法院(ICJ),指认日本违反《全球禁止捕鲸公约》。2014年3月31日,ICJ做出判决,勒令日本停止在南极海域的“科研捕鲸”,理由是,捕鲸并非为了科研,而是出于商用目的。然而,日本在短暂停止后,于2015年又重启捕鲸行动。2017年底,欧盟和其他12个国家谴责日本的南极捕鲸计划,并发表声明,称反对日本持续在南极海域进行所谓的“科研”捕鲸活动。

  进入7月,日本正式重启商业捕鲸。1日,来自日本多地共5艘小型捕鲸船从北海道钏路出港在临海作业并捕获两头小须鲸。这是日本时隔31年恢复商业捕鲸的首次收获。鲸鱼运回港口后被切割解体,上市销售。

  日本执意捕鲸,称捕鲸鱼、吃鲸肉是日本的传统文化。但如今的日本人还热衷吃鲸肉吗?有调查显示,鲸肉已淡出日本人的餐桌。更有业者抱怨,多年库存难以解决。有分析认为,日本恢复捕鲸一定程度上是日本政客企图讨好渔业选区,谋取政治利益的行为。

  过去几十年,日本社会的鲸鱼消费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日本官方数据显示,国内鲸肉年消费量从20世纪60年代大约20万吨降至近年大约5000吨;鲸肉2016年仅占全国肉类消费0.1%。

  日本捕鲸协会2017年底针对全国10岁至60岁不同年龄段的1200名男女做过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虽然有64%的受访者曾经品尝鲸肉,但大部分人在最近5年未吃过;70%的10岁至30岁女性受访者表示,不知道鲸肉可以食用。

  “既不清楚鲸鱼肉能卖个什么价钱,也不清楚捕鲸要花费多少”,日本小型捕鲸协会会长贝良文道出业内人士的困惑。

  一位鲸鱼肉销售相关人士表示,自2000年以来他们一直在解决如何处理鲸鱼肉库存的问题。一些国际连锁大型超市对鲸鱼肉销售非常谨慎,一般只在捕鲸网点城市超市设有鲸鱼肉专柜。

  武内崇(音译)现年40岁,捕鲸船船长,从钏路港出发前告诉媒体记者,对日本重启商业捕鲸的前景“感到不安”。日本国内鲸鱼肉消费量当前只相当于过去一小部分的水平。

  日本恢复商业捕鲸的这一举动招致国际舆论强烈谴责。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和环境部长普赖斯2日联名发表声明对日本恢复商业捕鲸行为表示极为失望,声明说澳大利亚政府持续反对一切形式的商业捕鲸和所谓科研调查捕鲸行为。动物保护团体此前在国际捕鲸委员会所在地英国举行示威游行,要求日本停止捕鲸,否则就将抵制东京奥运会。

  分析指出,日本政客不顾国际谴责,不惜牺牲日本的国际形象,坚持恢复捕鲸,是因为这是这些政客讨好选民的一招。日本学者佐久间顺子指出,日本难以停止捕鲸,很大程度上与政治有关。佐久间顺子说,日本捕鲸是由政府运作的,是庞大的官僚结构,有研究预算、年度计划、职务晋升、养老保险。而从事农林渔牧的民众是日本执政党自民党的重要票仓,执政党当然要维护其利益。

  日本6月30日正式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7月1日解禁商业捕鲸,时机也耐人寻味。贝良文直言,现在并非捕鲸季节,北海道沿岸7月经常出现大雾,其实并不适合捕鲸。

  翻翻日历可以发现,距今不足一个月的7月21日,日本将举行参议院选举。选举公告已于4日发布,竞选活动正式拉开帷幕。

  对日本来说,捕鲸事实上是一种传统文化,有着数百年的历史。在日本国内一些人看来,欧美国家批判日本捕鲸是“将自身的文化观念强加于日本”。另一方面,捕鲸对于日本来说,有很大的经济利益。捕鲸产业链发展至今,已成为日本沿海地区的支柱产业之一,齐鲁采票开奖结果查询,涉及约10万日本人的生计。捕鲸活动一旦被取缔,势必造成失业、公司倒闭、财政收入减少等危机。

  日本还不惜花费巨资,经常拿出“捕鲸并没有对鲸类数量产生明显影响”的各种科学研究,来反驳国际上的批判。在日本国内,支持捕鲸的声音远远大于反对的声音。

  分析认为,在当前鲸肉市场大幅缩水、日本民众对食用鲸肉传统认同度下降的背景下,日本政府时隔多年重启商业捕鲸,结果恐得不偿失。

  从日本去年底罕见“退群”可能就显露端倪。二战后,日本几乎没有脱离国际组织的先例,“此次罕见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对于一贯重视国际合作的日本来说是一次重大战略转变。”日本共同社评论道。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全国日本经济学会副会长陈子雷指出,日本怀揣海洋强国之梦,但在实现过程中,日本一直觉得受到挑战,特别是在涉及海洋权益方面,比如围礁造岛就受到批评。商业捕鲸涉及海洋动物保护问题,为了获得捕鲸的权利,一向谨遵国际组织规则的日本也不惜选择退出际捕鲸委员会以重启商捕活动,说明日本不愿再受到约束,透露出日本对待海洋事务的态度在趋于强硬。至于日本是否在推动战略转型,值得观察和关注。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陈友骏认为,重启商业捕鲸只是一个战术动作,背后则隐含一个更为综合、更为庞大的战略计划。一方面,在涉海问题上,日本希望未来能在海洋资源的利用开发方面实施大规模投入,恢复商捕能为以后开发和利用海洋资源做好铺垫。另一方面,日本的国家战略定位就是海洋国家,它志在成为海洋大国,希望依托海洋问题入手,在全球政治经济舞台上取得引领和决策地位,而重启商业捕鲸只是个开端。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